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打奶嗝吐心声,全家炸了全京城 > 第383章 门口有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第383章 门口有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空气,弥漫着沉默着。
短暂的沉默后,就见先帝的魂魄气的捂了嚎风的,张牙舞爪的朝村长老子扑了过去。
他双手狂乱抓着:“啊啊,你个狗东西!你敢算计朕!”
“朕为了报恩,活着的时候把你们村子打造成了富裕村,白给你们那么多东西,又帮你们村子光棍找媳妇,又帮你们找活干的!”
“朕死了以后,见你也死了,便在阴曹地府照顾你,把朕皇子皇孙烧的东西都给你了,朕……朕不够花的时候,都吃窝窝头哇!”
“这竟是一场骗局!”
“你们,你们把朕当傻子啊,耍的朕团团转啊!”
事情清明,真相大白。
村长老子的魂魄被打的颤颤悠悠,近乎透明。
先帝喘了口气,嘀咕了句「累死朕了」。
他摆出生前帝王的架势:“独子村欺君罔上,品德败坏,滥杀无辜,伤害公主,收回独子村的一切特权!”
“其他的惩罚,便让青元现在的皇上处置吧。”先帝说着,把自己的魂息朝村长手里的空白圣旨探去。
村长觉得手指头一烫,圣旨燃烧成了一片灰烬。
他们更觉得原本的精气神好似被抽走了一般。
先帝魂魄看着村长老子魂魄,阴森森的:“老伙计,咱们的账到地下慢慢算!”
“以后没你子子孙孙给你烧纸了,我要让你穷死,让你天天干苦工,看着我吃香的喝辣的。”
他们边说,边跟着判官离开了。
嗒,嗒,皇上踏着龙靴一步步朝他们走来:“谎言被拆穿,这些年你们的庇佑也到头了。”
他冷冷的下圣旨:“独子村罪不可恕,没收所有财务,封村,所有人通通打一百大板,后打入大牢!等三日后发配到宁古塔!”
轰隆,这惩罚对于多年享福的独子村的人来说乃是天大的灾难。
一百大板的啪啪声和着痛苦的尖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血腥味瞬间弥漫至天空,连风雪都掩盖不了。
独子村的人一波接着一波的被带走。
皇上还特意等天明以后,他要让大家知道知道这是一群什么畜生。
围观的百姓们或指指点点,或羞愧万分。
“这,独子村原来是这么来的。”
“亏我之前还夸他们呢,真是瞎了眼了。”
“至少人家享过福了,啧。”
“安和公主也真是聪明,有本事,那么多年的秘密都能挖出来。”
“听说安和公主啊,这死人嘴里的秘密都能给挖出来。”
随着人被带走,百姓们的议论声也散了。
于梦萍强撑着身子,忽然跪在地上。
保护神的官方音一遍遍折磨着她的耳朵:意念大量就是,气运大量就是,身体素质骤降,容貌骤降……
“不要不要。”于梦萍下意识伸手摸脸,她摸到了满脸的疙瘩,闷叫一声,迅速把顶兜盖住,又用帕子捂住脸。
她转身要走,苏烈拉住她,关切的问:“梦萍,你干什么去?”
“我,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歇息了。”她挣开苏烈的手匆匆离开。
苏烈觉得纳闷,忽地一噤鼻子,扇了扇,嫌弃的后退一大步:“哪来的狐臭味啊?熏死我了!”
苏家人要走,孟家人挡住,还故意往后看看,口吻讥讽:“那位嘲笑,笃定我家宵宵是凶手的于梦萍呢?”
“呵,莫不是也知道自己没脸所以跑了?”
又看向苏烈:“你是那胆小鬼的狗腿子吧,那你回去转告她,让她收好自己的尾巴,若是再把尾巴拿出来乱摇,我们孟家不介意砍断她的尾巴。”
那股子狠劲儿让苏烈的心直颤颤。
孟家人找到林宵宵,跟变脸似的口吻神色可温柔了:“宵宵啊,回去了。”
林宵宵点点头,小鸡扇乎着翅膀:“等等等等,我还要办点事。”
她滑溜到了五王爷孟雷面前,拍拍他,又摆摆小手:“大高个儿,你趴下来,我有话跟你说。”
孟雷拧着眉头,却又不想在众人面前表现的太过冷漠。
依言趴下:“怎么?安和公主?”
林宵宵眨么着大眼睛:“五王爷,你这段日子,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想干啥干啥吧,别给自己留遗憾。”
这话听得孟雷的心直突突:“你这话什么意思?”
人类幼崽笑得像一只小恶魔:“独子村的事,我知道是你故意害我的。”
“不过你放心,我这个人大度,从来不记仇。”她噗噗拍响小胸口:“因为我有仇马上就会报的。”
孟雷背后生出莫名的冷汗,他面上强装镇定,不想被这么个小丫头看轻了:“呵,安和公主可真会说笑,本王竟一句都听不懂。”
“没关系,我地府有人儿,到时候会有人让你懂的。”林宵宵也不说废话,说完就跑,脚步轻快。
这一夜,很多人无眠。
皇上忙着处理独子村的事,熬的眼眶子好像被人打了一拳。
朝臣们都在想法子撇清自己和独子村的干系,生怕被连累。
苏家的于梦萍已经洗了无数遍澡,抬起胳膊使劲儿的闻:“我身上的狐臭怎么回来了,啊啊啊,我不要这个味道,会让人恶心死的!”
保护神口吻官方:你本身就有狐臭,是因为我助你收集了意念才消除狐臭的,意念逐渐消失,狐臭慢慢回来,很奇怪么?
保护神的口吻难得带着怨念:你个蠢货,快快收集怨念,本保护神快被你熏死了。
各有各的烦恼,当属林宵宵睡的最香。
让她想不到的是,青元第二日的天都因林宵宵变了。
一大早,白菜羞涩又惊恐的叫醒了林宵宵,他短胖的小手指头指着外面:“门口,门口有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林宵宵生来长了个好信儿的性子,一听说奇怪,瞌睡虫瞬间跑了。
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什么奇怪的东西?我要去康康。”
“豆包肉包,快快给我拿衣服鞋子,”
“不梳头啦,也不洗脸啦。”
白菜眼睁睁的瞅着小主人像一阵龙卷风似的飘了出去。
他干巴巴的放下手指头:“我,我还没说完,除了奇怪的东西,外头还有好多人。”
林宵宵直奔门口,开了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