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太阳和全世界 > 第四十九章 聚散终有时

第四十九章 聚散终有时


  “对啊!”焱悠忽然反应过来,“付蔷可以救他们么?”

  “不能,”魑摇了摇头,“他们自己的灵魂正在逐步消失,精神与思想将不复存在,失去自我表达的能力。只有敏煮才能激发他们的本心,把他们失去的魂魄全部收回来。”

  “可是,该去哪儿找敏煮呢?”筱雪问道。

  “要不帝都吧?就算是没有找到,也该收集到一些线索。毕竟那可是‘天下十三世’被创造出来的地方。”欧歌问道。

  “嗯,我觉得还是去西南比较好,”嫣然说道,“都知道帝都是打造十三世的地方,难道在此之前就没人找过么?如果大家都是同样的起点,同样的线索,找起来咱们必然没有优势。听说帝夏在西南也是住过好多年的,那里应该有线索。”

  “你小子想去哪儿?”青泽对着焱悠问道。

  “我,我想去东北。”焱悠说道。

  “哦,为什么?”众人都很新鲜。

  “说不上来,直觉吧,我总觉得我会有收获。”焱悠说道。

  “嗯,倒是也不错,我同意,顺便把她也带去。”魑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顺带指了一下丹白。“她这体格,留在这边可不安全,我不动手,不代表其他人不会动心。”

  丹青的眉头一下子皱起来,“这家伙,还是看出来了么,果然是,鬼王之首啊。”他在心里想道。

  “兽族是个不错的族群,我也希望你们以后可以越来越好。”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显然他也知道丹白这重明鸟对兽族的意义非凡。

  “那我们走了以后,这些人怎么办?”欧歌问道。

  “接到我那里吧(接到我那里吧)。”筱雪和嫣然同时说道,然后两人相视一笑。

  “韩姑娘可以么?”青泽问道。

  “嗯,每天引导几个人,半个月就好了,而且,不是还有这家伙帮我么。”说完嫣然拍了拍魑。

  筱雪刚要说话就被青泽打断了,“那麻烦姑娘了。”接着给筱雪使了个眼色,示意回去再说。

  “现在这些人的灵魂在体内存留不了六个月了,我可以用功法延长时间,让他们的魂魄多存留两个月,你们这趟出去,八个月之内赶回来就可以了。当然了,必须要拿到敏煮。”魑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那,我们有缘再见咯。”嫣然姑娘打了招呼也离开了。

  “走吧,我们回去吧。”青泽对大家劝道。此时天色已经不早了,但丹青丹白兄妹俩还没有回去的意思,也是跟着青泽他们重新回到筱雪家里。

  “筱雪,带丹白去洗个澡吧。”青泽看穿了丹青的意图,估计是有求于己,主动把筱雪支开了。

  “嗯,那我也先去做饭了。”欧歌反应也很快,借故离开。现在屋子里只剩焱悠青泽与丹青三人。

  “青泽老弟,我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丹青面露难色。

  “但说无妨。”青泽干脆利索地说。

  “我想把丹白托付给兄弟几人照顾,早点带她离开这个地方。毕竟这里太危险了,我不想让她受到什么意外伤害。”丹青诚恳地说。

  “那你怎么办?有什么计划吗?”焱悠这两天也知道了丹白重明鸟的身份,自然也是愿意帮忙的。

  “多走走转转,我要变强。还有就是……我之前的罪孽总要清洗,毕竟我也算间接害了他们一村人。”丹青说着,攥紧了拳头,目光如炬,眼神坚定。

  “那好吧,那我也有一事相求,劳烦丹兄费心。”青泽说着也开始行礼。

  “兄弟直说就是,我自当尽力。”丹青连连摆手。

  “我想把筱雪托付给丹兄照顾,随她一同征战。”虽然难以启齿,但青泽还是开了口。他的意思很明显,想让筱雪出去历练,但是要留住丹青陪她。其实无非就是想让丹青给筱雪当个保镖,出谋划策拿拿主意,这要求是带了很大私心的。

  “好。”出乎意料的,丹青爽快地答应下来,“刚好担心路上没有伴,那陆姑娘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好了。”

  “多谢。”青泽重重地点头示意。

  晚上,饭桌上。

  “什么?这两天就走了吗?为什么不带我啊!”筱雪刚吃了几口菜,就被青泽说的话呛到了。

  “现在是关键时期,你最高尽快找到你姐或者白鹭,然后再一起想办法,尽最大努力联系戴大哥。现在不是你任性的时候,知道吗?”青泽语重心长地说。

  “我和焱悠欧歌丹白他们去一趟东北。一方面是去看看肖黍,还有就是给丹白瞧病。你这一路上有丹青大哥陪你,你就只管放心去做,没什么人能管你了,以后自己也要坚强勇敢啊,知道吗……”青泽补充着说了很多,勉强劝住筱雪。

  “好吧,我知道了。”筱雪终于安静下来。倒是一旁的丹白听到要跟哥哥分开很平静,没多说什么,就只是在默默吃菜。

  “会不舍吗?”欧歌觉得丹白的表现有些反常,对着她问道。

  “不会啊,我哥可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他做什么都是对的,肯定有自己的原因和道理。我相信他,支持他,不会给他添麻烦的。”丹白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说道。

  “真好。”欧歌看着桌上的筱雪和丹白,在那一瞬间突然也希望自己能有个哥哥了。

  倒是一旁的丹青听了妹妹的话表情很不自然,“哥哥不会让你失望的。”他在心里暗下决心。

  那晚大家都喝了好多酒,不过在几个男人的再三嘱托下,几个女孩子喝的都不多。三个女孩儿合力把那几个醉了酒的男人一个个拖到房间里,扔到了床上。

  晚上,大家都熟睡了,只是丹白房间的灯熄的最晚。原来是因为哭过之后,重新洗漱打扮了一番才躺下的。

  支持归支持,理解归理解,但难过是忍不住的。就好像,明知道对方做的是正确的事,需要鼓励,但分开也总会不舍。理智归理智,感性归感性,总需要一个宣泄的窗口。

  美好的一夜,众人平常生活中的不愉快,都在这短暂的欢愉中被抛到脑后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