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太阳和全世界 > 第三十七章 各自的算盘

第三十七章 各自的算盘


  “这老东西,易容术还挺高级,连我这水平也参不透,是个高手啊!”魅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刚刚他用尽全身能量才使出最高级的魅惑术,打断了青泽的雷印,又使出偷袭筱雪的“百鬼觅食”,丹田存储的能量快被耗干了,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

  “不行,完全没法打,该死!”魅回头看了看地上的女人,“这家伙也带不走了,晦气!今天真是诸事不顺啊!”在心里嘀咕几句,魅一个转灵术,化成一团气飘走了。

  “这娃娃,倒是识趣!”大叔蹲下身,给青泽灌了口酒,似乎是尝着味道不错,青泽抱着酒葫芦“咕噜咕噜”喝光了。

  “还愣着做甚?妮儿,把地上那女娃子扶起来噻!”大叔推了推筱雪,又指了指地上那姑娘。

  焱悠凑过来还想搭话,“瓜娃子死远点儿,莫挨老子!”大叔满脸的“恨铁不成钢”,看都没看焱悠一眼。

  “好点没有?能自己起来,就不用我这老人家扶了吧?”大叔笑呵呵地看着青泽说道。

  “是,多谢大叔救命之恩,也代家妹谢过!”青泽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边说着就要鞠躬。

  “不打紧不打紧,早就听说天人族惊蛰勇敢果断,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呐!”大叔“哈哈”笑起来,“小雪这妮子,我也是喜欢得紧呐!”

  “哦?您知道我们?”青泽惊讶地说了句,随后心情又恢复了平静。也是,毕竟大叔实力在这儿,修为不低,阅历应该也不少。

  “先走先走,咱们先回家,对了,把这个受了伤的女娃也带上。小雪,家里都方便吧?”大叔问道。

  “当然方便啦,我可喜欢漂亮姐姐了……哎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叫筱雪?”筱雪忽然反应过来,随即瞪着青泽。

  “什么?不是我说的啊,大叔他……”青泽话还没说完,就被焱悠架起来,扛到肩上背走了。

  与此同时,卧龙村。

  “哦?帝荷那女人,真是这么说的?”魉盯着前来报信的灵兵说道。

  “千真万确!来的人反复强调,找不到帝尚不要紧,能抓住惊蛰和红毛小子,就可以不用守在这破地方了!”灵兵信誓旦旦地说。

  “好我知道了,你干的很好,退下吧。”魉大手一挥,来报信的两个人转身就往外走。

  “嘭!”的一声巨响,两团灵雾缓缓地在空气中弥漫开来,魉不断吸食着两人残存的能量。

  “对我来说,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所以你们,只好牺牲咯。至于魅那个家伙,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跟着我只会碍手碍脚,这件事,我自己就能办!”说完,魉消失在深夜里。

  再看那魅,受重伤后也是回到了卧龙村休整。

  “倒霉!一个小雪就已经很难缠了,现在又加上一个惊蛰和红毛小子!”魅骂骂咧咧道。

  确实,四大鬼王明面上看着是兄弟,其实暗地各自心怀鬼胎。魉给魅隐瞒了抓住惊蛰和红毛就能离开这边的消息,魅跟魉隐瞒了他已经找到了小雪的消息。

  当然,遇到惊蛰和红毛小子的事,魅就更不会和魉说了,毕竟自己可是落荒而逃,这要是说出来,以后在灵族圈儿里还怎么混了?

  两个鬼王心里都有各自的算盘,不过这对焱悠他们来说,反而是好事,至少,暂时还没有暴露行踪。

  傍晚,望夏村内。

  “呼,终于回来了!”筱雪先把姑娘安放到自己的房间,“大家先坐,我先去烧水,桌上的酒水随便品啊。哥,做饭!”筱雪最后喊了一句,吓了大家一跳。

  “咳咳,不好意思啊,习惯了,其实人家可淑女了~”筱雪不好意思地说。

  “那个,青泽受伤了,还是我去做吧。”焱悠自告奋勇。

  “你?你行吗?”筱雪盯着焱悠的眼睛问道,看得他心里发虚。

  “应该…行吧?反正试试就知道了,我先去了哈各位!”说完,焱悠一溜烟跑进厨房。

  筱雪又给姑娘准备了换洗的衣服,然后就去烧水了,说是给大家晚上洗澡用。饭还没做好,屋子里青泽和大叔闲聊起来。

  “大叔,您是碰巧路过那边嘛?”青泽问道。

  “算是吧,我那天和你们分开以后,先去了一趟望夏村,发现里面的人都被抽走了一魂一魄,我不擅长找灵,就没管他们。”大叔操着一口地道流利地普通话。

  “你……”青泽惊奇的看着那大叔,只见他猛地摇了摇头,就换了张脸,俨然一个清秀帅气的小伙子。

  “这里没外人,我也就不用掩饰了。对不住了惊蛰,我身份特殊,不方便透露,要是聊别的,我倒是可以奉陪。”那青年人开口说道。

  “你从望夏村离开以后,又去卧龙村说书了?”青泽继续问道。

  “哪儿能啊!那个是副业。我用的占卜之术,知道你们几个到那边会遇到埋伏,就赶过去了。里面四个鬼将,被我打伤了两个,然后魉来了,把几个人都带走了,我没拦住。”青年惋惜地说。

  “你懂占卜?”青泽惊了。对他们天人族来说,占卜这可属于窥探天机,一不小心就会走霉运或者折寿,二十几个兄弟姐妹就没几个会的。

  “会一点点。我师傅是最了不起的阵法师,可惜了,我没有一点儿阵法天赋,到现在什么也没学会,就知道一点占卜的皮毛,已经被逐出师门了。”青年尴尬的说。

  “逐出…师门么?这么狠!”青泽惊讶地问。

  “对啊,师傅亲自下的令,我们那儿严啊,规矩多。我师弟还给我求情呢,没用!不过我也想开了,这人生嘛,各有各的活法,说不定我学了别的,就闯出门道了呢?”青年“哈哈”一笑,便不再提此事。

  “水烧好了(饭来咯)!”筱雪和焱悠都回来了,姑娘也自己扶着墙边从房间走了出来。

  “这谁啊(这谁啊)?!”筱雪和焱悠指着那清秀青年,异口同声地问道。

  “走吧,尝尝焱悠的手艺!”青泽没急着答话,领着众人到了饭桌旁。“自己说吧,好兄弟?”青泽开了好几坛酒,搂住青年肩膀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