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太阳和全世界 > 第三十章 正确的选择

第三十章 正确的选择


  兄弟俩轻轻推动棋盘,发现棋盘居然松动了,原来经过重合,棋盘变成了一个入口。简单商量之后,兄弟二人决定打开。

  “嗖嗖!”两道金光闪过,原先焱悠和青泽蹲着的地方,已经不见人的踪影。

  “这是,哪儿?”焱悠看着四周白茫茫的一片,朦朦胧胧,模模糊糊,伸手不见五指,甚至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焱悠有点怕了,他压低了身子,尽量靠近地面,看到自己可以稳稳当当地踩在白茫茫的空间上,才恢复了些许的安全感。

  “悠悠,是你吗?”一种久违地熟悉感猛地扑向焱悠,是妈妈!妈妈的声音!

  “妈,你在哪儿?”焱悠大声喊起来。

  “悠悠,过来,到妈妈这儿来,让妈妈好好看看你!”温柔又亲切的声音离他越来越近,从四面八方传来,又一字一句,重重地钻进焱悠心里。

  “妈!你在哪儿啊?我好想你。”焱悠无助地瘫在地上,他累了。不仅仅是来到D球的这些天,还有,从前那几十亿年的逃亡生涯。

  他原来没经历过逃亡,不懂。只是单纯的在躲,他不知道,如果被追杀他的人找到,他自己会有什么麻烦,也许,会死吧?

  所幸,那些宇宙中的其他长辈星体,保护的他还算好,从来就没受过苦难,除了那次,失去双亲。但还有什么比这更痛苦更难过呢?

  焱悠也并不只是那个,会一直发光发热的太阳,也不总是单纯善良,只是不想活得太明白,毕竟,那太累了!

  来到D球后,焱悠真正接触到了比躲藏更艰难的事情——逃亡。他知道自己惹到了一个叫帝荷的狠毒女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要了他的命。

  不过他也没后悔过,毕竟认识了顾青泽这么一个好兄弟,其实,也更像是家人吧。最主要的,是遇到帝灵这样的好姑娘。

  不夸张的说,帝灵那张脸,焱悠只看了一眼,便爱了。或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焱悠不懂,他不知道,这跟“见色起意”有什么区别,毕竟他的爱,小心翼翼又别无目的,就这么简单,平静。

  母亲那声“悠悠”,是他几十亿年里,最大的陪伴跟遗憾;父亲那声“焱悠”,是他几十亿年里,最大的不安和不甘。

  他始终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父母会忽然离自己而去,又为什么,自己从来就记不清,父亲的样子了!他悔恨,他愤怒!

  焱悠并不知道,其实这一片看似混沌的小世界,都是他的真实精神领悟,他要在这里,完成属于他的修行。

  “悠悠,来,让妈妈好好看看你!”终于,那女人的身影出现了!

  “妈!”焱悠一把扑了过去,虽然他知道,那是假象。

  毕竟出场时的焱悠母亲,是带着那条火红色的水晶项链的,那就是焱悠记忆中,母亲的样子啊!

  可那刻着“悠”字的项链,焱悠自己戴了几十亿年,又怎么会不认识呢?何况,自从上次被系统收回保存之后,他心里就一直空落落了,总觉得少了什么。所以他断定,那女人,不是自己的妈妈。

  尽管如此,他也还是紧紧抓住那女人的手,温柔又细腻,那就是记忆中,母亲的样子啊!焱悠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可他宁愿被骗,宁愿在梦里多待一会儿,也不要醒来。

  “妈!我好想你啊!”焱悠扑到那女人怀里,哭成了泪人,不停地啜泣。

  他红着眼睛,哽咽地说,“我还以为,我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你了!你知道吗,妈?他们把你留给我的项链收走了,我已经好久不做梦了!”焱悠喊的更加大声,眼中是无尽的酸楚与委屈。

  自始至终,焱悠都没调动能量,去攻击这个幻象。且不说他知道自己只有2级,就算他100级,此刻,他也是不会出手的。因为这一切,太真实了!

  女人也红了眼睛,对着焱悠说道,“好孩子,咱们回家吧!咱们不在D球待了,好不好?”

  “可是,我已经一点能量都没有了,现在回去,恐怕我会是个大拖累。而且我现在不能走,我收了青泽的能量,就要用这份信任,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焱悠坚定地说。

  “没关系,我们现在不要想那么多了,妈妈帮你解决,来悠悠,把惊蛰的生日告诉我吧!”女人娇弱的声线下,透露着不容驳辩的语气。

  “不,不行!我要变好变强,要一如既往地热爱和保护世间万物,我不能再逃避了!不!”焱悠大声嘶吼着。

  突然,他体内能量不受控制,极速窜动着。而他自己的等级,也在2级,一下子变成了10级,然后又变了回去,成了显眼的2。

  焱悠不由自主地施展开了控火术,不管由于什么原因,他还是出手了。眼前的女人再也没有做出任何的举动,就那么一点点的,在焱悠面前,消失了。

  这其实是最简单不过的测试,考验的就是焱悠的私欲与良知。

  他自己并不知道,如果他说出3537这惊蛰的生日,交出这仅有的一点能量,他会变成一只恶鬼,被永久地困在这混沌世界,再也没有机会出去。

  “爸!妈!或许现在的我,还不能很好的分清黑白对错。但是我知道,追求道义和真理,让更多的人拥有更好的生活,才是有意义的人生!”焱悠看着昏黑的天空,静静地站在棋盘前说道。

  “咳咳(咳咳)!”两个灰头土脸的家伙从冒着青烟的棋盘另一侧爬出来。

  焱悠认出,其中一个是青泽,另一位是个姑娘,虽然已经被熏了眼花了妆,不过还是挡不住她那俏皮可爱的个性。

  “什么啊?啊!”那姑娘尖叫起来,急忙用手捂住脸。

  “啊,哥!你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这边这个,这个红头发的人是谁啊?你朋友吗?喂帅哥,能不能别盯着我看啊,很尴尬的,我妆都花了!”姑娘焦急地说道。

  焱悠尴尬地笑笑,“好好好,不看了。”背过头去又说了一句:“别怕姑娘,花了脸也好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