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太阳和全世界 > 第二十九章 地族备忘录

第二十九章 地族备忘录


  “谁家的鸡丢了(谁家的鸡丢了)?!”兄弟俩不约而同地喊道。

  “这么说,我们只要能找到古怪的灯跟象棋,应该就能破开机关了。”焱悠说道。

  “嗯,走。去看看!”青泽说。

  此时兄弟俩已经在河边躺了一会儿了,再回到村里的时候,有的人家已经躺下午休了,有的人家还愣愣地站在自家院子里喂鸡。

  “青泽,来看!”焱悠趴在一户人家墙头上,朝着青泽招手。没办法,随便一家都不让进去,他们也只能自己想点办法找线索。

  “别的院子的鸡时不时都会叫,但是他们家没鸡。你说,是走丢了,还是本来就没养?”焱悠一本正经地问道。

  “不好说!鸡也不是随便就可以养的,养鸡要看饲养成本,包括付出的时间,金钱,还有其他方方面面。从这家的几间房屋摆设来看,我估计没有放鸡和鸡饲料的地方,应该是没养。”青泽认认真真地回答道。

  所以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四十多亿岁的太阳,和五千多岁的惊蛰,在围绕“河边的鸡从哪儿来的”这个问题上,讨论了一个多小时。

  “要不我们先去找象棋吧?找灯也行!这机关,总不能是活的吧?装在鸡身上到处跑吗?”焱悠提议道。

  青泽表示“小手一摊,与我无关”,那就听你的吧。

  于是兄弟俩就分开行动了,明明是调查取证寻找机关,却跟做贼一样。始终在别人家门前徘徊,墙后张望,好歹没有翻箱倒柜。

  终于在太阳快落下去的时候,焱悠那里先传来了消息:我有了!青泽来看!青泽没急着跟焱悠过去,因为他也有了发现。

  两个人分别找到一户人家,皆是家中无鸡,白天亮灯,存有象棋的住户。很快,青泽和焱悠二人交换了彼此的看法。

  “不行,除了那个奇怪大叔提到的三样东西,没有其他任何线索。”青泽反复在脑海中整理分析两家的所有场景,就连屋里鞋架上的鞋垫子都对比了,也实在没办法。

  “我有了!”青泽喊了一声,“你看!”说着,青泽把两个棋盘翻了过来。果然,在两个棋盘的其中一个一个角上,都刻着一个不起眼的小字。

  一边是个“文”字,一边是个“刂”字,加在一起,刚好是个“刘”。

  “好,象棋的问题解决了,我们再来看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全村的人都是白天家里点灯的,只是家中数量有多有少。

  在我的印象里,这两家的灯的数量中规中矩,都是五盏。其他人家,最少三盏,最多七盏。你知道五盏灯有什么特别含义吗?”焱悠看向青泽。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一个故事,里面用到了五盏灯,是关乎阵法图的传说的。”青泽拍了拍头,仔细地回忆着。

  “这是几千年前的事了,是我戴大哥给我们讲的。那时候我们兄弟姐妹们刚出世,对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不熟悉,每天最常做的事情,除了练功,就是听两位戴大哥轮流讲故事。”

  “每天讲的故事都可新奇了,都是跟什么灵魂啊,物种有关的,其中就有遗留下来的传说。我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儿搜来的……”

  “说重点!”焱悠一把打断了青泽的思路。

  “等等!想起来了,那个故事是叫…‘地族备忘录’!对没错,就是这个!”焱悠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了青泽一眼,仿佛此刻他们俩换了身份跟灵魂。

  “备忘录讲的都是关于地族的,很私密的事情。”青泽继续说道,“还是要从帝窍开始说。因为他自己天生聪慧,所以就创造了四大宝物出来。后来收了俩徒弟,叫那个……”青泽没了声。

  “帝尚和帝夏!”焱悠提醒道。

  “对,就是他俩!他们俩青出于蓝胜于蓝,比师傅帝窍取得了更高的成就!帝尚创造‘四大兵器’,而帝夏创造了‘五大阵法图’。这几件东西,可以说彻底奠定了他们俩在D球上的地位。”青泽越说越激动。

  焱悠神情坦然,问道:“讲的不错,不过,这跟五盏灯有什么关系?!”

  “还没到重点呢!后人把他们师徒三人创造的十三间旷世神器,合称‘天下十三世’。反正每一件都威力巨大,据说集齐十三件神器,可以天下无敌!”青泽继续说道。

  “帝尚创造的五大阵法图里面,有一张图叫什么蔷,主要画的都是蔷薇花,一共五片花瓣儿,每个花瓣上都有灯火的图像。”

  “寓意,寓意着什么我忘记了,不过这个阵法特殊,布置的时候需要两点一线,气流贯通……”青泽断断续续地说着,被焱悠突然打断。

  “停!我知道了。”焱悠有了主意,“或许那个大叔,就是想提示我们,在这个村子里有那个什么阵。破阵的线索跟那个暗示无关,还是要我们自己想,那张纸,就是为了帮我们,引出这个阵的。”

  “刚刚你说,两点一线,我忽然明白了。你看,这两户人家是对着的,在路的两边。但是连接起来成的这条线,刚好和村里的大道垂直。”焱悠补充着说。

  “所以我在想,我们如果先灭掉两家的十盏灯,再回头来看这副象棋,可能就有线索了。”焱悠把消息梳理了一遍,给出了看法。

  “好,听你的。”青泽这次没多说什么,也没多想,他只是隐约觉得,这次焱悠做的对。

  果然,当十盏灯都被灭掉,两个人抱着棋盘,来到两家连接成的直线,与村中大道的交汇处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突然,两人身旁天昏地暗,飞沙走石,狂风开始怒吼,两个棋盘在一起撞击的声音压过了两人“砰砰砰”的心跳声。

  齿轮咬合的声音越来越清晰,终于,一切都停止了。两个棋盘只剩下一个,而天色也恢复了正常,此时,已经是傍晚了。

  翻过来再看棋盘时,背面的“文”和“刂”都不见了,只变成一个“刘”字。而棋盘上的“楚河汉界”四字,也变成了五个字的,“地族备忘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