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太阳和全世界 > 第二十八章 初探望夏村

第二十八章 初探望夏村


  兄弟俩盯了这三句话好久,不知不觉到了中午。

  “懂了!”焱悠大喊一声,“看出来了,这不是普通的对话,这是暗语!”

  青泽白了他一眼,用眼神表示道:这不是废话么!用你说?

  “对话的大概意思我悟到了:

  先来看第一句,就是问姓刘的老大爷下不下棋,提取两个字,‘刘’和‘下’;

  第二句话,是不知道谁家丢了鸡,让人帮忙找,提取两个字,‘找’和‘鸡’;

  第三句话,就是让人关灯,那就提取‘关’呗。

  综上所述,五个字,‘刘下找鸡关’,不就是‘留下找机关’么?搞定了!”焱悠得意地说。

  “好像,有点道理……”青泽难得觉得焱悠说的话有用。

  “可是我们要留在哪儿呢?往前走,还是要回去?机关,又是什么呢……”焱悠转头看向青泽,青泽一副“我也不知道你别问我”的表情。

  “要不然就往前吧?来时的路我们也熟,对我们帮助不大,最主要的是,也没有补给。”纠结了很久,焱悠给出主意。

  “好,走。”青泽干脆利索地点点头,也没说句“听你的”,毕竟以后还不知道谁听谁的呢。

  刚走出去没多远,空气中就弥漫着一股恶臭,简直让人无法呼吸。有生肉腐烂的味道,也有刺鼻的鬼雾,越往前走,味道就越重。

  再走出去一会儿,味道忽然又轻了很多。阳光的照射下,青泽能清楚地看到若隐若现的鬼雾,那是灵族的魂魄在消散时才会产生的。

  灵族的本体被打散以后,白天阳光照射形成鬼雾,夜晚月光照射形成鬼露,二者都算是灵族的遗体。等这些蒸发干净的时候,一个灵族生命也就彻底消失了。

  那晚青泽杀死两个灵族的时候,刚好月光透亮,天气又干,鬼露形成的快,散去的也快。如果没有这两种光存在,有点儿手段的灵族,还是有可能复活的。

  “呵!一点儿打斗的痕迹都没有,简直是单方面吊打啊。”青泽在心里啧啧称赞,“那个说书的大叔,不简单呐。

  确实,大叔回来的时候就说了,前面有不干净的东西,可兄弟俩走这条路的时候,却畅通无阻。那只能说明,拦路的灵族,要么被打死了,要么就被打怕打跑了。

  “发什么呆啊快点走吧,我觉得这里不对劲!这里的空气湿漉漉的,就跟飘着雾一样。”焱悠拉着青泽加快了脚步。

  “哎,这家伙,还是有很多东西要学啊。”青泽看着焱悠奔忙的身影,在心里感慨道。

  “啊,我有了!”大概走了几里路,焱悠突然停下脚步,大喊一声,着实吓了青泽一跳。

  “什么啊?怎么了?谁啊?哪儿就有了?”青泽学着焱悠从前一惊一乍的样子说道。

  “行了没功夫开玩笑,你看!”说着焱悠手指的方向,青泽远远的看到了一个村子,准确的说,是一个村庄的入口,那旁边还有块石碑,算是路牌。

  “看到没有?望夏村!望夏望夏,说不定就遇到帝窍的徒弟,帝夏了呢?到时候求他赐给咱两个阵法,多好!快点,咱们去看看吧!”焱悠兴冲冲地就往那儿跑。

  青泽慢悠悠地在后面走着,“留下…是留夏么?望夏村,要留在这个村么,应该不会吧……”看着焱悠身影渐渐模糊,青泽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田间的小路铺的很规整,两旁菜地的种子也都破土而出。村子里人很多,家禽也不少,却不热闹,让人觉得冷冰冰的。

  “这些人好奇怪,目光呆滞,动作迟缓,就跟没看到我们一般。”焱悠戳了戳身侧的青泽,“你看出哪里有问题了吗?”

  “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这些人身上,普遍少了一些东西,而且,还有很大的怨气,我觉得跟灵族有关。走吧,先过去看看。”顾青泽招手,示意焱悠跟上。

  “嗯?”青泽狐疑地看了一眼面前的老妇人,只见她僵硬地抬起胳膊,缓缓地挡在了焱悠和青泽的面前。

  “这是,不让我们进去吧?”焱悠问道。

  青泽点点头,“看来,这些人只是不能说话,但是意识还在,不知道有没有感觉。”想着,他把手背抵在老妇人的手背上。嘶~好冰!

  “要不然我们先退出去吧,等天黑以后再想办法。我感觉这些人应该是听得到看得到的,不过普通感官应该比常人迟钝,我们再做打算。”焱悠冷静地说。

  “这家伙,怎么最近几天越来越精明了?”青泽心里好奇,却也没多问。反正,好兄弟的判断力提高,对自己来说也是好事。

  “感觉好久没见帝灵了,好想她啊。我那天是不是应该道个别再走的?不过她那么温柔,应该不会生我的气吧……”一转过身,焱悠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完全没有了刚刚的锐气。

  要不怎么说,人在爱自己的人面前像个孩子呢,其实在自己爱的人面前呐,也一样。

  第一次进村,兄弟俩就这么灰溜溜地从里面退了出来。

  没办法,村子里的人家家户户都没了意识,但毕竟房子是人家的啊,也不能随便就进去歇息。商量了一会儿,兄弟俩决定到村边的田间地头找找线索。

  “嘿!快来啊青泽,有河,有河啊!”焱悠兴奋地喊道,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知道了,看到了。等等,先别喝!”青泽一把拍掉了焱悠刚捧到手里的水。然后从怀里取出两根银针,输气后捏紧伸到河里,泡了大概两分钟。

  取出来的时候,青泽看到银针没有变化。“没事了,喝吧。”青泽摆摆手。

  “我的!”焱悠一拍脑袋,“刚刚着急了,确实应该先检查再饮用了,以后会注意的。”焱悠虚心地说。

  兄弟二人在河边取了水喝后,又好好的洗漱了一番,这时刚好天空飘来一大片云,遮住了午时的烈日,兄弟俩顺势就躺在河沿儿旁了。

  清风夹杂着水汽从河面袭来,让人心旷神怡。

  “咯咯,咯,咯咯咯……”嘈杂的声音使得两兄弟不约而同地睁开了眼。

  “奇怪,大白天的,哪儿来的鸡呢?”焱悠不解地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