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满级大佬靠玄学爆红娱乐圈 > 292.第292章

292.第292章


第292章

毕竟在酒店的时候,他们已经试探过她了,又怎么还会给她毁掉秀场这一切的机会?

“要强行破阵了。”傅宁鸢眼神幽深地盯着T台。

“是不是会耗空灵力?”裴言澈飞快追问道。

“嗯,你的人在附近吗?应该不在场馆内吧?”

“不在。”

“嗯,让他们千万不要进来,在外面就好。如果我们在场馆消失,他们就直接离开。”傅宁鸢一边调动全身的灵力,一边道。

裴言澈没有多问,立刻给外面的人发了消息。

所有的灵力都积蓄于掌间,傅宁鸢看了裴言澈一眼,问:

“怕吗?”

“不会。”裴言澈非但没有任何凝重忧虑之色,反而神情柔和,语气轻快,“很幸福。”

“幸福?”傅宁鸢诧异。

“是。”

因为这是头一次,他爱的人在遇到困难和危险的时候,没有抛下他,而是毫不犹豫地选择和他一起面对。

刚刚傅宁鸢提起他的人时,他心中还怕傅宁鸢会说出让他先跟着那些人离开的话来。

傅宁鸢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但也能从他的情绪中看出一星半点来,她用另一只手牵着他,道:“准备好了吗?”

“嗯!”

轰——

就在裴言澈点头的那一瞬间,T台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响,走秀的台子断裂散落,惹得人群中传来一阵惊呼声。

而坐在阵眼上的人,也都因为椅子腿突然的碎裂而歪倒在地。

“这是怎么了?”

“斯蒂夫,你手流血了!”

“今年PINNA的秀场是怎么准备的?怎么会接二连三的出事啊!”

饱含担忧的外语对话传来,傅宁鸢却没有丝毫停顿,继续输送灵力破阵。

裴言澈坐在傅宁鸢的身边,看着她原本红润的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顿时心疼的不得了。

可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却只是陪伴在她身边,让她能在短时间内尽可能多的恢复些灵力。

而另一边。

种花的那几个明星在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就在旁人不解的目光中躲到了角落去。

还是离傅宁鸢最远的角落。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跑出去……

在这里还算是在傅大师的眼皮子底下,万一出什么事大师还能帮帮他们,出去之后人生地不熟,他们不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而T台上,因为事发突然,两个模特齐齐摔倒在地,可几秒钟后,她们面上闪过一抹疑惑,就又站了起来,重新走动起来。

像是没看到T台上的那些裂缝一样。

“不怕坍塌吗?”

“虽然秀很重要,但模特的人身安危明显更重要吧!”

“怎么这次走秀的模特都不认识?以前PINNA的新品走秀不都是名模云集吗?”

旁边的人因为模特大胆的行为讨论起来。

傅宁鸢心里却很清楚。

因为这些还在底层打拼的模特更容易控制。

只要给的钱够多,许诺的未来够光明,她们哪怕遇到突然状况也会选择妥协。

比如现在,肯定是有人让她们赶紧站起来继续走秀。

“她们怎么还在走!”裴言澈也皱着眉头,问。

“再走下去,会死。”傅宁鸢答。

裴言澈瞬间就明白了,这些模特就像是‘祭品’一样。

怪不得T台裂缝那么深,她们还是在继续走秀。

“还撑得住吗?”裴言澈又问。

“撑得住。”傅宁鸢看了裴言澈一眼,道:“只怕今天必须经鬼门一遭了,你的身体怕是会受些影响。”

“没事。”裴言澈毫不犹豫地回答。

傅宁鸢闻言,心中越发安定起来,她看向T台上的模特,突然用外语出声喊道:

“再走下去,会死!”

模特明显脚步一顿。

但傅宁鸢的话对她们来说明显没什么可信度,很快,她们就又走了起来。

傅宁鸢面上并无一丝讶异和着急,明显猜想到了她们会是这个反应。

下一秒,原本开裂的T台瞬间塌陷。

模特从T台上摔落。

不过,顶多是摔伤,总比丢了命要好。

T台轰然塌陷之后,整个现场其他的设施都有点摇晃,看起来像是整个会馆都要塌陷一样。

毕竟强行破除阵法,像在酒店时那样悄无声息是不可能的。

现场瞬间就乱了。

不少人都想要离开,可他们走到会场门口,却发现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

“这是怎么回事?”

“快开门!这里要塌了!快让我们出去!”

大家瞬间大声喊了起来,整个场面都有些不可控制。

而傅宁鸢却没有关注大家的反应,视线定定地落在一个方向。

那人遥遥地站在远处,手里拿着对讲机,面上却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来。

这人肯定有问题。

“拿好符箓等我。”傅宁鸢说完,没有遮掩,一个闪身就出现在了那人的面前。

这一幕被国内的那几位明星看到,差点惊掉了下巴。

虽然他们已经知道傅宁鸢是有实力的,但像瞬移一样的能力还是让他们有点认知崩塌。

“你好啊,傅门主。”男人的华语说得十分拗口,让人很想把他舌头捋直那种。

“你究竟想干什么!”傅宁鸢走近之后就发现这人又是在用傀儡之术,现在这具身体不过就是个替身罢了。

和她救巫嘉铭那次情况差不多。

“为什么要把我引来,把阵法泄露在我眼前,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当然是想请教傅门主一点小事情。”那人的皮相仍笑着,显得有点诡异。

“什么事。”

“当然是……飞升的事情。”

听男人这么说,傅宁鸢却并无一丝惊讶。

毕竟这个世界已经有几百年的时间无一人飞升了。

最有飞升可能的人,是她。

背后之人处心积虑收集那么多灵力,又大费周章邀请她来,肯定是对飞升有想法。

“转移根脉灵力,损耗别人的寿命来为你飞升做基石,真以为天道会容忍你飞升?”傅宁鸢嘲弄地道。

那人却不生气,反而笑着道:

“这不是还没到嘛!”

傅宁鸢被他这副无赖的模样给气到,可想从他嘴里探听些消息,又只能压着火气问道:“想问什么。”

那人倒是没再挑衅傅宁鸢,真的问了几个关于飞升的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