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丧尸不修仙 > 第四百九十七章 真爱是谁

第四百九十七章 真爱是谁

  夜溪扭头一看,笑了:“小程灵,你也来了,你师傅呢?”

  程灵仍是一副娇憨的模样,傻傻道:“哦,我师父在那边休息呢,你——”

  夜溪走过去搭住她的肩,一个转身带着她往她来时的方向走:“走,带我去拜见你师傅呀。”

  “可,可是这,这里,她们——”

  夜溪嘻嘻哈哈:“不用理会,小姐妹交流感情呢。”

  “不,不是吧,我还是先——”

  “你还是先招待我这个贵客吧。好久不见,你可还好?”

  “我,我还好,我还是先——”

  “诶,小模样更漂亮了呀,找男人没呀?”

  “没,没有。我还是先——”

  “哎呀呀,修为也长了不少嘛,小程灵,你好努力哟。”

  “我,我还是——”

  人已远去。

  飞花真人斜眼看夜溪:“你师傅也来了?”

  夜溪笑嘻嘻:“阿姨都来了,我师傅当然也要来了呀。”

  飞花真人眉心一跳:“叫我真人。”

  旁边程灵懵,阿姨是个什么鬼?

  “真人阿姨别来无恙。”

  “...”飞花真人懒得纠正她,意有所指道:“难得她有心派个小辈来看望我,哼,自己没脸来吧。”

  “哪儿能呐,要我师傅能来早跑来了,她可是想死阿姨你了。”

  飞花真人不知该摆什么脸色好,正纠结。

  “不过,我师傅正闭关,现在来不了。不过,阿姨放心,等我师傅一出关,一定来看你。”

  飞花真人一愣:“你师傅闭关了?”

  “是。”

  “你方才说,你师傅来了此地?”

  “是。”

  “那她是…来到这后闭关的?”

  夜溪笑笑:“没,在宗门里就闭关了。这不听到阿姨你要来若度秘境嘛,非得让我扛着她来。”

  程灵脸上表情越来越迷茫,夜溪从进来后说过的话她怎么越听越听不明白呢?

  闭关?非得来见我?难道是闭的死关不行了?飞花真人心里一颤。

  “她——为何闭关?”

  就等你这句话了。夜溪听宗主说絮冉和飞花都来了时就开始盘算了,自己对着两人说的善意谎言上次侥幸蒙了过去,这次两人一碰面可能就兜不住了,趁着两人还没碰面,赶紧的再圆回来。

  “哦,这不是我师傅她被魔气侵入神府,我和师兄师姐心急如焚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觅得良药良方把入侵的魔气给驱逐出来了,我师傅她就闭关了。”

  呼——死不了了。

  哼!死不了了!

  飞花真人一拍桌子:“好!等她出关我就与她一决生死。”

  夜溪立即道:“我师傅不会跟阿姨你打的。”

  “为什么?”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师傅说她在生死一线那一刻,才恍然发现,她其实爱的人是——你。”

  什么?!

  程灵表示大脑已死。

  飞花真人脸黑了红,红了绿,屎绿屎绿的。

  “休要胡言!”

  “没胡言啊。”夜溪坦诚道:“我师傅说,那老头也就是个执念,执念一消,她生命最后一刻回想的竟全是与阿姨你在一起的快乐无忧时光,便是那时候你们闹的小性子现在想来都是如此可爱如此珍贵。才恍然发现,原来那时才是她最美最舍不得的时光,而在最美的时光里,是最美的你和她。”

  最美的时光,最美的我和她。

  飞花真人眼鼻一酸,险些掉下泪来。那时的自己和红线,比同胞姐妹还要亲,谁见了都说两人怕不是一个娘胎出来被分开的吧。

  “哼,红线才不会说这些话,你骗我。”

  夜溪摊摊手:“都说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要是我师傅知道她死不了,以她的性子还真不会说出来。”

  是了,红线脾气死倔,那种恶心的话不是死到临头她是绝对不会说的。

  当即,不由担心。

  “魔气全驱干净了?”

  “干净了,许是修为还能再提一提,也算因祸得福了。”

  一听红线真人非但没事反而受益,飞花真人才被触动的心又硬起来,怒气冲冲道:“等她出关,我就去找她。”

  夜溪点头:“嗯,阿姨你和我师傅被世俗成见耽搁了这么多年,也该双宿双栖了。”

  程灵瞠目,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吧?

  飞花真人大怒:“休要胡说,我们才不是那个,那个什么。”

  夜溪歪着头:“哪个哪个?两位历经世间繁华洗净铅华不该秉烛夜谈抵足而眠?”

  飞花真人抚额,心好累。不会说话就特么的闭嘴啊!

  夜溪身形一动,靠在程灵身边,胳膊一揽手一拉,亲亲热热道:“小程灵,晚上我陪你睡呀。”

  程灵身子一僵,看向飞花真人,嘴要瘪。

  “我看你修为长得不如我师兄师姐快呢,我来帮你想一想呀。”

  想就想嘛,你摸人家的小手摸不停干嘛?

  程灵脸色一白,师傅,快来救我。

  气得飞花真人一道灵力射来:“放开我徒弟。”

  夜溪身子一侧,躲开,笑嘻嘻:“阿姨放心,我可不是男女不忌的,我只是觉得小程灵可爱,逗逗她。”

  程灵心一放。

  “我只喜欢女孩子呀。”

  程灵心一提。

  飞花真人气得不行:“小崽子赶紧给我滚。灵儿,送她出去。”

  程灵颤颤,师傅,我不敢。

  飞花真人看着自家徒弟脸白白的小模样又气又想笑,这傻孩子难道看不出夜溪这个鬼丫头是故意逗她的?这夜溪要是喜欢女人,红线能收她?想当年自己与红线说起一些女前辈的特殊爱好,她可是排斥的很。她会放一个这样的女弟子在身边,垂涎她吗?

  夜溪脸色一正:“好了,不逗你了。”手也松开了,身子站直了。

  程灵愣愣看着她的脸,暗色面具后双眸里全是清澈的笑意,恍然,红了脸嗔道:“你太坏了。”

  夜溪哈哈笑。

  上前给了飞花真人一个玉盒:“我师傅让我转交给阿姨的。阿姨,我先走了,改天来看你。”

  说完,拉着程灵出去:“敢不敢送送我?”

  话里全是笑意和调侃,程灵红着笑脸送她出去,还小声嘟囔:“被你吓死了。”

  飞花真人等两人走远还在定定看着那玉盒,上次红线送了她一枚粉颜果她都没舍得用,一想到红线可能随时会…会个屁!一阵心火翻腾,飞花真人觉得自己被耍了,在手腕上一摸拿了个玉盒出来,打开,正是粉颜果,咬牙切齿一口吞下,还觉得生气,打开夜溪送来的玉盒,吃了一惊。

  竟是元神果。

  嘭,迅速合上盖子,贴上封条收到储物镯里,飞花真人面色复杂,她是不想自己被她落下吗?

  耳边恍惚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我们一起长生,谁也不离开谁。”红衣女孩笑得畅快又真诚。

  “飞花,我从未对不起你!”红衣女子笑得凄凉又决绝。

  飞花真人深深一叹,该死的小崽子成心来让自己不好过,跟她师傅一个德性。

看过《丧尸不修仙》的书友还喜欢